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昙花一现”的联想,依然难逃“贸工技”泥潭

admin 2020-11-5 11:37 36人围观 行业观点

       回头看去,联想“贸工技”成长路径,虽难逃功利嫌疑,却难以进行道德评判。
也无从知道,当年若是联想选择了另一条路线,是否就能达到如今高度,甚至更加伟大——这无法假设,只能期盼的是,外部特殊环境助推的首份历史最高成绩单,不会是联想艰难转型路上的“昙花一现”。

        作者 | 杨铭编辑 | 朱珠“联想订单是前所未有的多。

”         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在采访中如此说——自接管联想集团以来,他已经很多年未如此眉飞色舞了。
        这源于联想集团交出的最新财报。11月3日,联想集团公布截至2020年9月30日的20/21财年第二财季业绩:单季营业额首次突破千亿元大关,达到1005亿人民币,同比增长7.4%。税前利润达到32.6亿人民币,同比增长51.7%。净利润达到21.5亿人民币,同比增长53.4%。联想最新财报众所周知,36年来,走“贸工技”路线的联想,一直被外界质疑没有“技术底蕴”,除了PC领域之外,在其他领域建树无几,也错过了整个移动互联网时代。
为此,杨元庆在2016年提出了“三波战略”,大刀阔斧调整自身架构,开始向智能化的战略转型之路。4年过去,这份历史最好的成绩单,是否其转型后的成效体现?是否说明,联想已从此前的“贸工技”泥潭逃出,走在转型的正确道路上?这是当前外界,对36岁联想最为关注的问题。
          01特殊环境,好成绩恐怕难以持续“过去多年,以PC领域为主的联想,一直想要开辟新的战场,跳出PC泥潭,在新时代谈一个新故事。”一位IT行业观察人士说,从财报而言,需要看联想的财报,是否仍以PC营收为主,其历史性突破业绩,是否具有可持续性。

答案是,当前历史性业绩,很难持续。从财报来看,在Q2,联想个人电脑与智能设备业务营业额同比增长7.6%,达到793亿人民币——PC业务在联想集团的占比,高达78.9%。和19/20财年财报中,PC业务79%占比,几乎一致。

        这表明,在三块主营业务中,联想集团仍然在依靠PC这一条腿走路。不争的事实是,PC业务早已是一个非朝阳产业,即便一直稳占全球第一,全球PC市场又能有多大?联想又能靠这一条腿走多久?杨元庆事实上,联想本季度PC业务创新高,并非其本身的技术、口碑带来,而是因为新冠疫情在全球反复之下,线上教育、远程办公、娱乐人群对PC设备需求增长的带动下,客观大环境所造就——比如推特、微软、Facebook等硅谷巨头,就推出允许员工永久远程工作的政策。“在新冠疫情的推动下,本季度成为五年来最强劲的PC消费需求。”Gartner研究总监北川美佳子(Mikako Kitagawa)就说。

        从Gartner统计数据来看,亚太地区、欧洲、中东和非洲都在本季度大幅增长,预计全球PC在2020年第三季度的出货量总计达7140万台,较2019年第三季度增长3.6%。IDC则预计第三季度全球PC发货量将增长14.6%,至8130万台。从PC厂商来看,受益的不只是联想,尽管联想连续第二季度登顶全球PC市场,但并不是增长速度最快的一个,与惠普之间的差距也在缩小,没有绝对优势。

         惠普同比增长11.2%,苹果出货量在三季度录得同比38.9%的超高速增长率,单季出货量达到689万台。宏碁出货量同样呈现“爆发式”增长态势,单季出货量为600.5万台,同比猛增29.3%。微跌的只有戴尔,但这和戴尔专注于中小企业市场有直接关系。
全球 PC第三季度排名疫情终将过去,用户更换频率远低于智能手机的PC市场,还能继续保持增长吗?IDC分析师的“悲观”论调是:进入经济衰退期和后疫情时代后,在家办公和在线教育对PC的强劲需求能否持续是个问题,因为人们的开支在缩减,而学校和工作场所也会重新开放。最关键的是,多年来,业界一个共识是,PC市场想要走出此前“夕阳产业”固有印象,不能只依靠这些外部因素来推动——这是因为,尽管近年来PC设备在产品进化和技术创新上有一些亮点,但在难以带来颠覆性改变情况下,外部助推对产业大势来说也是杯水车薪。

       对联想而言,更大的隐忧在于,基本盘国内市场正遭遇华为的虎视眈眈。华为消费者业务 CEO、华为常务董事余承东此前就表示,华为笔记本在爆发式增长后,目前中国区市场份额达 16.9%,排名第二,仅次于联想。这可能是联想PC业务即将遭遇的重大挑战。
“从口碑而言,相比华为,联想集团近年来由于海内外定价差异、投票给高通而不是华为等负面舆论影响,饱受公众诟病,尽管联想集团高管多次解释,但迄今没有恢复品牌声誉。”一位观察人士就表示,联想PC本季度的亮眼成绩,更多是因为外部因素的“昙花一现”,而不具备可持续性,甚至联想PC国内第一“宝座”能坐多久,未来都将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

        02移动业务继续下滑,5G故事怎么讲?单一业务构成,是联想多年隐忧。为此,联想很早就押宝移动业务以及数据中心业务——毕竟看上去这才是迎接时代大趋势的最好做法。联想的移动业务起步于2002年,2009年联想手机在国内市场份额居于第三,在国内手机厂商中位于第一。
此后,联想以29亿美元从谷歌手中购得摩托罗拉手机业务。在达成收购的2014年,联想和摩托罗拉手机的联合出货量挤进全球前三,仅次于三星和苹果。联想收购摩托罗拉手机业务,被认为是最大败笔之一随后几年,无论技术积累还是业务战略,联想手机业务都一落千丈。到2017年,联想智能手机在国内市场的占有率仅0.4%,直到在“移动终端化”的今天,联想在移动业务上的声音几乎等于不存在。无论在国际市场,还是在国内市场都是如此。
        不过,联想方面从不承认这一点。这从最新的财报就可以看出。根据联想集团执行副总裁兼中国区总裁刘军的说法,“联想移动本财季在高端价位手机方面表现非常好,至今仍是供不应求,”“售价12499元的刀锋5G折叠手机,上市后甚至被炒到了2万元。”事实上真如此吗?根据Counterpoint发布的最新全球手机份额情况来看,三星以21.9%市场份额稳居头名,苹果以14.4%位居第二,华为以13.2%排名第三,小米以9.2%位居第四,联想移动端业务没有上榜。从Q2财报来看,联想移动业务业绩营收105.1亿元,同比仅微增0.6%。回顾上一年度财报,联想移动业务总营收约为349亿元,同比下降了19.2%,全年亏损近2.9亿元。
这意味着,移动业务贡献的营收占比正越来越小,但亏损却越来越大。事实上,在中低端表现不佳情况下,以联想所谓高端手机——刀锋5G的销量,根本难以支撑起联想的移动业务。截至目前,来自京东摩托罗拉官方旗舰店的数据就显示,其商品评价只有1600条,并且可以次日达。与其它竞争对手高端手机评价数量相比,不值一提,也不知炒至2万元的说法从何而来。
        另外,在联想手机去年底押宝的电竞手机领域,此前国内已经有小米投资的黑鲨、努比亚的红魔、vivo旗下的iQOO等众多品牌。从京东各家旗舰店最新评价数来看,联想拯救者为1.3万,努比亚红魔为4.2万,IQOO则超过22万,联想的电竞手机,跟后两者仍不在一个量级。
联想电竞手机难敌竞争对手电竞手机是智能手机市场利润最丰厚的细分品类之一,联想对此寄予厚望。在去年的联想创新科技大会上,杨元庆就表示,“不管采用什么样的手段一定要让它(指移动手机业务)盈利”。遗憾的是,话音未落,联想手机负责人常程却“叛逃”小米,这一闹得沸沸扬扬的竞业协议纠纷,至今尚未尘埃落定。
国内手机行业人士说,对于联想移动业务而言,如何让手机业务保持一定的出货量,在5G时代站稳脚跟是接下来的重要课题。不过,5G时代的联想移动业务看上去更为悲观。国产主流厂商华为、vivo、OPPO、小米、荣耀等,已覆盖不同价位的5G手机市场,从5000元以上的高端价位到1500元的中低端价位都有机型可选择。在高端市场,随着iPhone12和华为Mate40的发布——国内5G高端机,已经变成了苹果与华为的世纪对决。
       无技术、无创新的联想手机,凭什么去在5G市场站稳脚跟呢?“都说5G给厂商机会,但这是对于苹果、华为、小米、vivo而言,并不包括团队不稳定,业务战略不清晰,甚至产品没有什么技术研发的联想。”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手机行业观察人士就说,虽然联想迄今为止保留着与运营商更多合作的制机模式,但由于运营商在5G时代的话语权更为强势,联想可能更没有资源和机会、精力去开展技术创新,打磨供应链工艺,只能在低端市场不断重复,还要为合约机背负种类繁多的备件包袱。03技术标签难贴,走不出“贸工技”泥潭除了手机移动业务,智能化业务是联想打开新市场的另一个寄托。
联想向智能化的转型始于2016年。彼时,杨元庆提出“三波战略”,即以PC为盈利和创新重点,带动移动和数据中心业务增长,并同步落实物联网(“设备+云”和“基础设施+云”)的发展,这被外界视为联想变革的开端。2017年5月,昔日二号人物刘军回归联想,提出了“智慧联想,服务中国”愿景。
刘军强调,要在提升用户服务的同时,推动联想中国向智能化转变的落地。当年7月,杨元庆在创新科技大会,提出“All in战略”决心领跑人工智能。此后“赌上身家性命的‘智能化’”,成为联想非常想拥有的新标签。
      不过,从财报披露的数据来看,虽然软件与服务业务达到了85亿元的历史新高,但该项业务仍占比较少。智能物联网业务、智能基础设施业务、行业智能相关业务虽然增长,但未公布具体营收数字。上述3S相关领域业务的增长,杨元庆对此的表示是,“智能化转型战略实现了阶段性成功。
”不过,在去年联想创新科技大会上,刘军在演讲中立下的“小目标”却是:希望3年内,来自于智能物联转型业务的收入占比可以超过四分之一。目前来看,联想离目标差距不小。2年后能实现这个小目标,成为增长第二曲线吗?恐怕仍然很难。
事实上,人工智能和大数据需要高额的前期投入和资金,数据、服务器、技术和人才,无一不需花费高额投入——在最新公布的2020中国企业500强研发投入前十强中,华为便以1316.59亿元的投入,高居榜首。阿里则以430.8亿位居第二。
       对比联想2019财年,其研发投入为13.3亿美元,折合人民币89亿元,位列十名开外,就连百度,都比联想多了100亿元的研发投入。中国企业研发投入十强在业界,研发投入一向是判断企业是否一家“技术公司”的重要指标——多年来对研发投入的不够重视,正是外界给联想戴上不是一家技术公司帽子的重要论据。
或许是为了向外界回应对技术能力的质疑,在今年,边缘计算被联想集团特别拿出来重点展示——简单来说,就是联想搭建了一个边缘计算平台LECP,推出了一个晨星机器人,试图以此向市场展示其全域智能化服务生态战略RISE的落地可能性与应用价值。
      不过,有业界观察人士就表示,能否帮助联想重回产业核心,仅凭边缘计算或许还远远不够。“联想作为一家走‘贸工技’路线的企业,在营销上长袖善舞,更侧重于赚钱之后迅速扩张。其路线前期比较简单,但很多问题被掩盖下来,导致最终陷入‘贸工技’泥潭。”在一位有多年IT从业经验的人士看来,对联想“没有技术”的舆论指责,不是杨元庆可以改变的事情,因为这是联想起步之时就埋下的隐患。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我有话说......